返回上一頁 【傳記風云】之藍黛月外傳 回到首頁

【傳記風云】之藍黛月外傳
大周皇族【傳記風云】之藍黛月外傳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一進入冷月派

冷月山頂,一間金屬大殿矗立,大殿門口刻畫著三輪彎月。938小說網 www.938xs.com這里正是冷月派的主殿。

冷月派的掌門藍心玉,正端坐正三月殿中。她穿著一身藍sè道服,烏黑的秀發向上梳起,束成一個道髻,用簪子插著。她的眉目如畫,氣息恢宏,在寬椅上一座,就人一種,渾然一體,與大殿,山巒渾然一體的感覺。

“千雪,你怎么去了這么長時間,還有,這孩子是哪來的?”藍心玉開口道,她的聲音清冷,給人的感覺冷厲威嚴,拒人于千里之外。

藍千雪立于殿前,青劍握于左手,長發披肩,面無表情,其身后,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躲在藍千雪身后,神情中有著些許畏懼。

“回掌門,這孩子是回來的時候我們從強盜手中所救,請問掌門該如何發落?”藍千雪答道。

“人既然是你帶回來的,自己看著辦吧”。

“是。”

“好了,接下來說說這次任務吧。。。。。。”

議會結束,藍千雪帶著女孩回到青靈峰。

“師姐,你回來了,聽說你們遇到了什么麻煩,真的嗎?咦,這個小家伙是誰啊?”一回到自己的峰頭,就聽見師妹茹云聲音。

“沒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幾個盜賊而已,這孩子也當時救出來的。”“對了,去吧彩霞他們幾個叫過來。”

“哦。”。正想逗小女孩的茹云應了聲便出去了。

藍千雪刮了刮女孩的鼻子,“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就是不說話呢?”藍千雪皺了皺眉,“那好吧,從今天起,你就叫蘭黛月!”。

“師傅,回來了!”隨著清脆的聲音,幾個女孩走進了房間,其中一個七八歲的女孩沖向藍千雪,雙手張開正要擁抱。

“彩霞,不得無禮!”一道嚴厲的聲音響起,是茹云。

“知道了師叔~”名叫彩霞的女孩撇了撇嘴,乖乖的站到一旁。

“好了,今天叫你們過來是要跟你們介紹一個新的小師妹”說著把藍黛月推到前面“她是月兒,以后你要一起在這兒生活,月兒比你們小,做師姐的要好好照顧她知道了嗎。”

“是,師傅。”幾名弟子齊聲答道。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說完幾個女孩就拉扯著臉上還有些害怕的月兒出去了。

“茹云啊,我這幾天比較忙,你就先幫我教月兒一些習武的基功怎么樣。”

“沒問題師姐,我先出去了,你這才剛回來,先休息一下吧。”

“恩”。說完茹云把房門關上便出去了。

都是孩子,在一起溝通就方便得多了,雖然還是不怎么說話但互相之間已經可以做一些簡單的交流了。但很快,一個讓茹云頭疼的問題就出來了。也許是因個人經歷的原因,藍黛月似乎對學武沒有半點興趣,甚至見不得殺生,而且對于師姐們說的師傅、師叔的光榮事跡也都聽不進去。在試過了不知道多少種方式后,茹云還是放棄了。

茹云無計可施,沒辦法只好去詢問自己的師姐藍千雪,對此藍千雪也只是說“順其自然就好”,茹云也只好就此作罷。

朔rì,藍千雪將藍黛月叫到自己房間,讓黛月坐在自己的床頭。月兒這是進冷月派一個月后才第一次重新見到藍千雪,心里不免有點緊張,對于自己的這個師傅,也是將自己從強盜手中救出的女人,心里感覺有些溫暖,還有些神秘(自己印象中非常強大又神龍見首不見尾人,當然就感覺神秘啦)。

“月兒。”藍千雪出聲道。

“啊,弟子在!”藍黛月急促的答到。

“你不用緊張”“我最近這段時間很忙,沒有來看你,怎么樣,在這還習慣嗎?”。

“很。。。很好,茹云師叔對我很好,彩霞師姐她們對我也。。。很好。”月兒還是有些局促。

“我聽說你不愿意習武,有這回事嗎?”黛月輕輕地點了點頭,藍千雪嘆了口氣道“冷月派是武林宗派,你若是不習武是不能留在這兒的。”

藍黛月低頭不語,藍千雪摸了摸月兒的頭繼續說道“月兒,師知道你何討厭武功,但是你要明白,只要你學會武功,以后便再也不會遇到你之前遭遇的那些事,甚至,你可以跟師當初救你一樣,救出其他處于同樣狀況的人。習武,不只是了傷人,還是了救人的,知道么?”

見藍黛月依然沒什么動靜,藍千雪也沒了說下去的動力“好了,你先下去吧,師跟你說的你好好想一想。”

“師姐你真行啊,她居然不反對了,你是怎么說服她的?”當天下午,茹云就一臉驚喜地找到藍千雪。

“沒什么,這孩子雖小,但還是能懂事的”

“恩,那我先過去了,這小丫頭居然不聽我話,看我今天累死她。”說完轉身就走了。

藍千雪看著茹云離去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這茹云,明明都那么大的人了,可xìng格卻還跟個孩子一樣。

藍戴月的身體過于柔弱,不能夠直接習武,看來她以前的生活并不是太好。身體基礎太差,茹云先給她制定了一些練習方案,把身體弄健康了再說。

沒多久,月兒的身體便好了許多,粉嫩嫩的小臉也沒了起初那抑郁的模樣,一看就知道是個美人坯子。

第二教授武功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便過去了一年,藍黛月在幾位師姐的陪同下也逐漸變得開朗,不在如開始時那么沉默,說話時已沒有了那分局促不安。

經過茹云一年的鍛煉,藍黛月的身子不再那么柔弱,已經可以勉強吸收天地元氣,大概不需要多久就可以進入第一層元氣境了。第一層元氣境:即將天地間無形的元氣吸納進體內,和肉身融合在一起,增強身軀的力量。

藍黛月每天和師姐們練習基功,基功練完后就蹲在旁邊觀看師姐們練劍,rì子還算過得比較平靜。

然而小月兒現在卻有些心不在焉,師姐們在前面練劍,雖然她看似在這觀看,但兩只眼的眼光卻沒有什么交集,事實上月兒對習武還是沒什么興趣。月兒現在心里想的是自己的師傅藍千雪,自己對這位師傅有著特殊的情感,但是這一年來自己也僅僅見到師傅兩次。

“不知道師傅都在做什么”月兒心里想著。

“月兒,過來”一道聲音從身后傳來,是師叔茹云。

藍黛月整理了一下鵝黃sè的衣裙,起身來到茹云身前“師叔,有什么事么?”。

“你師父回來了,讓你過去。。。”

“師傅回來啦?太好了!”茹云話還沒說完小月兒就歡喜地叫道。聲音驚動了練劍的師姐,師姐們收起劍就往這邊奔了過來。

“師叔,師傅回來了嗎?”彩霞興奮的臉上還掛著香汗。

“恩,我先帶月兒過去。”

“我也要去”彩霞道。

“現在不行。”

“我也要去~,師叔~讓我跟月兒一起去嘛~,師傅她好久都沒有回來了~”彩霞作出哀求狀。

“是啊師叔,我們也要去。”其他姐妹也說道。

“你們今天功課做完了嗎?”

“但是我們現在就想去~”彩霞哭著一張臉。

“不行,不能偷懶,做完再過來吧。”說完就帶著月兒離開了。

藍千雪此刻正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茹云,月兒,你們進來吧。”藍千雪睜眼道。

“師姐,我帶月兒過來了。”茹云推開房門,牽著小月兒來到藍千雪身前。

“徒兒拜見師傅,給師傅請安。”

“月兒,你已經初步達到第一層元氣境,看來身體基礎已經差不多了,以后就我親自叫你們武功吧。”藍千雪目光在月兒身上掃了一圈說道。

“是,師傅。”月兒跟高興,學不學功夫無所謂,師傅留在身邊才是另人高興的。

“師傅,回來了”這個時候,彩霞從外面飛奔而來,緊接著的,是其他幾位師姐。

茹云搖了搖頭,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很明顯,她們還沒有完成今天的功課。

兩個大人一群小孩在屋里熱鬧了半天,終于散開離去,只留下茹云和藍千雪。

“師姐,這次有什么收獲?”

“這次收獲不小,還獲得許多丹藥”說著掏出丹藥“這些給你。”

“不,師姐,這些都是你們難得的收獲,我不能拿。”茹云將丹藥推回。

“你就收著吧,丹藥我這里還有很多,而且這對你的傷也有好處。”

說到這茹云也就不推了“師姐,上次雖然失敗,但這次我有信心,一定能突破地變級。”

茹云上次準備突破地變的時候,沒有先咨詢前輩經驗,剛剛才有點征兆就開始突破,心緒不穩而又太倉促。也幸好收的及時,僅僅是受了一點“小傷”,沒有走火入魔已經很不錯了。這也給了她一些教訓,就當磨練意志吧。

“嗯,如此就好,你已經修養了一年多,也可以再次出去歷練了。”藍千雪微微點了點頭。

第二天,藍千雪開始親自教弟子習武。

“你們現在年齡尚小,適合學的功法不多,目前,你們先修煉這套冷月決和冷月劍法。”

冷月決和冷月劍法是配套的一組功法跟劍法,冷月決離開了冷月劍法或者冷月劍法離開了冷月決都只能發揮出不到三層的威力,這套功法劍訣是冷月派開山祖師所創,極易上手,但想要修煉到頂尖水品卻很難。所以冷月派所有弟子都首先修習這組功決。然而冷月派目前靠這組功決達到地變級的卻只有冷月派掌門藍心玉一人而已

有了功法劍訣一起修煉,幾個孩子明顯練功速度快了許多,其中就屬蘭彩霞跟藍黛月升最快。原因其實很簡單,藍黛月無所謂習武不習武,只把每天的生活當做享受,這樣的心境正好是使她進步的原因。而藍彩霞,這是因武學天賦較突出,故而進步也很快。

一個月后,藍黛月早已穩固第一層元氣境,而藍彩霞則到了第二層,成一干姐妹中修最高的一個。

第三備戰,內門排名賽

冷月派弟子分內門弟子、外門弟子跟核心弟子。

冷月派的規矩,外門弟子每月一考。有進步,通過了,你可以繼續留在山下。沒有通過,就有兩個去處。一是卷鋪蓋走人,打道回府,連道袍都要收回!第二就是貶雜役,通過做打掃外院,清理廂房,做飯挑水送食等等雜役,獲得繼續留在山上的資格。

在服雜役的間隙,他們依舊可以修練武功。而雜役們,每三個月有一次考核機會。如果通過了,依舊可以做回外門弟子。沒有的話,就繼續服雜役!

每年考核的時侯,也是冷月山內,眾長老、真傳弟子,招收門徒的時侯。冷月派雖然只有中等規模,比不得一些大派。但這種宗內的勾心斗角,和其他派別并無二樣。

這個時侯,所有長老、真傳弟子都會派人去要考核名單,然后挑取撥尖的外門弟子。誰若是這個時侯臉嫩,不派人去,來年在派內的影響和地位必然下降。

外圍考核的地點在外圍廣場,廣場地面鋪滿了厚厚的石板。石板上用朱砂刻滿了一副副玄奧的禁制圖騰,這樣的石板,能夠防御住胎級武者的全力一擊,而不受損傷。

考核內容非常簡單。廣場zhōng yāng,弱到強,分別排了六塊巨石。分別像征著住胎級的八個境界。能在上面留下指痕,就通過了考核。不能,就是失敗。除了這些最粗淺的考核外,外門弟子之間,還會在長老的見證下,進行武道切磋。以此決定,雙方的三六九等,地位排名。

而內門弟子的考核則不同,外門弟子被挑進內門之后都有自己單獨的師傅教授。每兩年內門弟子會有一次排名賽,排入前十的弟子都會有相應的獎品,獲得第一的弟子還可能晉升核心弟子。

至于核心弟子,他們是門派的重點培養對象。一般派內長老不會限制看管,而是他們zì yóu發展歷練。門派前輩僅僅自己認不錯的功法和經驗,能不能有所成就就看各弟子自己的起運、天賦跟努力攀登的意志了。

“叮……”院子里傳出金屬交擊的聲音。

“小師妹加油……”還有一些女孩的加油聲。

此刻,院中有兩個女孩正執劍比武切磋。其一穿鵝黃衣裙,其劍法輕柔,有如飄落的黃葉;另一個則是青sè衣衫,舞劍如風,柔中帶利。

外人看來,這次切磋就猶如清風拂落葉。落葉雖然看著飄搖自在、無拘無束,但事實上卻是處處受到風的約束。很顯然,青衣女孩的修較黃衣女孩要高。

“好啦師姐,我不玩了啦,一點也不好玩~”黃衣女孩撤離青衣女孩的攻擊范圍,收劍結束比斗。

“唉,月兒,你怎么就不能認真一點呢?好好學武的話肯定會很厲害的。”見藍黛月不想再打,藍彩霞也沒了興趣,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道。

“哎呀~反正有師姐保護我的嘛,是不是啊師姐?”藍黛月掛著一臉討喜的笑容對藍彩霞說道。

“是啊師姐,小師妹如果實在不愿學咱們,可以咱們保護她啊。”另一個女孩說道。

“有咱們保護肯定不會讓小師妹受傷的。”有一個女孩跟著附和。

“沒錯……”藍彩霞越聽越頭大,怎么自己這幾個姐妹都順著小師妹的意思說話。沒辦法,藍黛月平時深受大家喜愛,如果強迫讓單純溫柔善良的月兒做她不愿意的事,大家也都不會同意的。

“好吧好吧好吧……”藍彩霞也被說得沒了脾氣。

“但是!要想保護月兒,你們就都跟我好好修煉,你們現在的修還沒月兒高呢!”“還有,師傅說了,明年我們也要參加內院的排名賽。”藍彩霞繼續說道。

“什么,我們也要參加么?”

“沒錯,師傅想要我們給其他長老一個大大地驚喜,所以,練武都給我認真點,別偷懶了!”

藍彩霞擺出大師姐樣子,場面乍一看就像老師教導學生一樣。…………此時,距離藍黛月進入冷月派已經有六年,藍黛月十二歲,陣法級,藍彩霞十三歲駐胎級。

第四令人絕望的藍黛月

一年很快過去,內院排名賽也隨之到來,就在各個長老自己的弟子訂立目標時,卻突然冒出了了一個冷門消息,從來沒聽說有收過徒弟的藍千雪今年竟然有五名弟子參加,而且還有兩名弟子進入前八十名的排名賽。

內院弟子太多,真正排名的只有前八十名。所有的弟子通過一些公共測試以后將直接選出八十名弟子進行后面的擂臺賽。擂臺賽每次二進一,二十名后的弟子將不仔細排名,而二十名以前的弟子則每想上升一名都要經過一番戰斗。

藍千雪平時幾乎沒有去外門挑選過弟子,這次突然冒出五個,而且還有兩個進入前百,還打進擂臺賽,自然就讓人感興趣了。所以擂臺賽還沒開始,藍彩霞跟藍黛月就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第一場,藍黛月對祁慕慕!

擂臺下面圍了許多觀眾,場面熱鬧騰騰。“咦,這里是誰和誰的比斗,怎么有那么多人圍觀?”有人問道。

“你不知道啊,這是千雪長老的弟子的比斗。”

“千雪長老?千雪長老…也有弟子?”問話的人感到很驚訝。

這時候,藍黛月如同風中的葉子一樣飄上了擂臺,而對手已經在上面等著了。祁慕慕身穿白衣,目光凌厲,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雙手抱胸,右手握劍,光是站在那就讓人感到有一股寒氣逼來。還沒開打,藍黛月就感受到了壓力。

“好了,人都到了,那就開始吧。”監考官道。

“噌…叮……”監考官話剛說完,祁慕慕忽然拔劍向藍黛月沖shè而去,速度之快,讓人感覺就像看到了一支凌厲的離弦之箭,這支箭給人一種不shè中目標不罷休的氣勢;看著對方舉劍沖來,藍黛月左轉側身、向上拔劍,兩把劍在藍黛月眼前交擊,祁慕慕劍尖方向一轉,貼著藍黛月的劍割向藍黛月的頭顱;藍黛月雙手上推,上身后仰,一個后空翻,險而又險地避過這次攻擊。藍黛月劍這才完全拔出來,祁慕慕已經站在擂臺的另一側邊緣。

第一次交擊快速而又驚險,擂臺下觀看的人頓時屏住了呼吸,沒有人說多余的廢話,都緊緊的盯著臺上的二人。祁慕慕上次以毫厘只差落后于前二十,這次顯然比上次進步大得多;而藍黛月則是從沒收過弟子的藍千雪長老突然冒出來的弟子。大家都想看看二人的修如何。

場上,藍黛月凝神注視這祁慕慕,小心翼翼地防備著。這時候祁慕慕再次發動了攻擊,劍尖從各種角度攻向藍黛月。其動作的變換之間沒有任何的停頓,剛剛攻擊這個位置馬上又會從另一個方向進行攻擊,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順理成。而藍黛月則更讓人感到驚訝,每一次對方的攻擊都沒有突破她的防御,甚至都沒有太大范圍的閃避,大部分攻擊都被她直接用劍給擋了下來,讓人感覺她就像知道對方的每一劍會朝哪里攻擊一樣。

祁慕慕不停地向前攻擊,劍法越來越快,角度越來越刁鉆。兩人的身影在擂臺上不停地移動。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三十分鐘……

祁慕慕雨來越覺得不對勁,既然能夠防住自己的劍,那什么會沒有一次反擊?于是乎祁慕慕故意漏出了空擋。

“好機會”觀戰的很多弟子心中同時閃出這三個字。

然而,藍黛月就像沒看到一樣,并沒有對出現的空擋進行攻擊。

“怎么回事兒?什么不攻擊?”這是觀眾和祁慕慕共同的心聲。在場的所有人,除了藍彩霞等幾個師姐以外,沒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唉!借給姐妹心里同時嘆了口氣”。

擂臺上,祁慕慕終于停止了進攻。兩人相對站立,祁慕慕在不停思索“什么,什么她不進攻,難道是有什么策略么?不,好像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她們怎么都不動啊?”觀眾們開始討論。

“管她怎么回事,看你什么時候出手!”祁慕慕再次攻上,這次她的攻擊更加的靈活多變。祁慕慕拿出了真功夫,開始不斷地變換使用的功法、劍訣,一樣攻不破就再換一樣,融通狂風暴雨一般,不停地向藍黛月攻去。

“他竟然掌握這么多功法!”場下的人暗暗震驚。

“攻不破,攻不破,什么?什么她的防御如此完美?”祁慕慕心境已經開始慌亂。

“我不信,我不信,換!再換!什么不攻擊?什么!?”

祁慕慕,不停地想著方法攻擊,奈何藍黛月防御實在是過于完美,兩人都是住胎境,無法在功力上壓倒對方,于是便出現了這般焦灼的局面。

又過了半個小時,祁慕慕再次停止了攻擊,此刻的她已經沒有了開始時的凌厲,只剩下一臉的煩躁和迷茫。她眼神復雜地盯著藍黛月看了半響,終于無奈的低頭嘆了口氣。

“我認輸…”祁慕慕對監考官說完便轉身離去,看著她的背影,眾人都感到了一種落寞、孤寂。她慢慢地離開,沒有和自己同脈的弟子說一句話。盡自己所學都沒有一次攻破對方的防御,祁慕慕受到的打擊很大。她只覺得,藍黛月的戰斗,令人絕望。

而藍黛月則是愣在這邊,她甚至還不知道對方什么認輸,更不知道,她什么看起來這么低沉。事實上,在很早以前,除了藍彩霞以外,藍黛月的師姐們都在藍黛月面前出現過類似的情況。她們都知道,藍黛月從來不會進攻的……

第五步步上升藍彩霞

藍黛月的戰斗給了眾人深刻的印象,他那出sè的防守簡直是讓人感到絕望。不過好景不長,藍黛月沒能贏過第二輪的擂臺賽,武道修整整低了對方一級,直接被對方以力量壓迫制勝。

因藍黛月有著第一場比斗的特殊表現,于是眾人便更加期待藍彩霞的戰斗了。“這個所謂師姐的戰斗風格又有著怎樣的獨特之處呢?”眾人懷著這樣的疑問。

藍彩霞自小就經常跟姐妹們過招,尤其是跟藍黛月切磋的最多。因此,藍彩霞的攻擊比之祁慕慕更具攻擊xìng,變化xìng。而這同樣,這也是讓藍黛月防御越來越趨于完美的原因。兩姐妹的對練,便塑造出了攻擊犀利的藍彩霞,跟防御無缺的藍黛月。只要對手修不在自己之上,藍黛月就不會輕易受傷。只要對方修不在自己之上,藍彩霞就有著將對方擊敗的自信。

藍彩霞第一戰,對手黑魎。

“好,比斗開始。”

監考官說完,藍彩霞便舉劍沖出,黑魎措手不及,二人很快便纏斗在一起。

擂臺下觀眾眼神一時恍惚,“這簡直跟祁慕慕和藍黛月的戰斗一模一樣啊!”。

心里剛剛閃過這樣一句話“叮…”突然擂臺上一道刺耳的響聲傳來,抬頭一看:藍彩霞長劍指著黑魎咽喉,半空中,黑魎的那柄黑劍正在下落。“鐺………鐺……鐺…”

“藍黛月,勝!”監考官宣布。

“她們兩,居然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一般同一個師門的弟子,因師父攻擊特點和師兄師姐的幫助指點,會導致她們在招式和風格上不會出現如此之大的差別,甚至還會有相同的情況。所以對于這對姐妹的不同,眾人都感到驚奇。不同于藍黛月,藍彩霞僅僅用了不到五分鐘就結束了戰斗。

黑魎不是藍黛月,她沒有那么強的防御能力,而且修不如藍彩霞。每接一劍,自己都震得虎口發疼,最后連劍都握不住,只能被對方快速擊敗。

同樣的場景出現在藍彩霞的第二場比斗,對手同樣輸得沒有懸念。藍彩霞順利地進入了前二十名,開始了真正的排名賽。

進入前二十名的,都是超越駐胎六境,進入脫胎境的弟子。藍彩霞剛進入力魄境不久,冷月決的修煉特點就展現出來了。

藍彩霞今年十四歲,就已經到達力魄境,這如果是修煉其他功法而達到這種成就,那她必然會成所有宗派重點培養的對象,因在外面,這樣的修煉速度那可是百分百的習武之才啊!

而事實上,冷月派修習冷月決的弟子大部分人的修煉速度同樣都很快,但是無一例外,他們后來都放棄了這門功法,因冷月決在駐胎境以后,功力極難上升,很多人都不愿長時間停留在一個境界之上,最后只好修煉其他功法。

前二十名的排名,最先進入前二十的兩個人開始。他們決出勝負之后作第一名、第二名,其他人則必須尋找當前的最后一名開始向上挑戰,挑戰成功之后兩人交換名次,而挑戰失敗后不得再次出挑戰,直到二十個人都已經確定排名。

在其他人排名戰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藍彩霞正在自己房間閉關打坐,不聽外事,鞏固自己的修。很快,前二十人之中就只剩藍彩霞沒有戰斗過了。

這一天,藍彩霞開始挑戰。

目前第十九名的這個家伙同樣剛剛進入力魄境,境界修并不穩固,藍彩霞還是使用和之前相同的方式,很快就結束了戰斗。

第十八名,實力跟第十九名差不多,同樣很快就戰斗結束。

第十七名,還是沒有懸念,雖用時稍長,但還是輕松獲勝。

第十六名,對手和自己實力相當,纏斗了一個時辰,最終依靠對手露出的一個細微破綻而取得勝利。

現在,藍彩霞準備挑戰目前的第十五名。

然而現在,第十五名正向第十四名出挑戰。

藍彩霞想借這場戰斗估測自己對手的實力,可事與愿違,第十五名僅僅用了一招就讓自己的對手發生了改變。另一個人還沒辦法出招就已經被對方一拳基礎了擂臺,他只感覺到:自己怎么也躲不過這一拳。

接下來是藍彩霞的戰斗了,上一場的對手已經是旗鼓相當,若不是自己僥幸抓住了機會,誰輸誰贏還很難說,這一次,對方的修應該在自己之上,贏的機會不大,但藍彩霞還是打算拼一拼。

“比都開始!”又是監考官的聲音。然而,場上的兩人都沒有動。

“聽說你一路上升,幾乎沒有任何阻力是嗎?”對面的男子突然問道。

對面的男子一臉的笑容,仿佛這并不是打擂臺。

“師兄言重了,師妹到此僅僅是因僥幸而已。”藍彩霞不明對方意思,開口應付道。

“僥幸?哈哈哈哈…”對方迷上眼睛,“那就看師妹能不能繼續僥幸勝出了!”對方眼神忽然間變得嚴肅起來,兩人間空氣似乎停止了流動。

“師兄,小心了!”說完藍彩霞便彈shè而出。

“叮!”刀劍相交,藍彩霞觸之即離,速度退了回來,握劍的手掌還有些發麻。

“得避免和他硬碰硬”藍彩霞心里想到,隨后又再次發動攻擊。每次都僅僅碰了一下便彈了回來。

試探了多次之后,對方終于開始發動攻擊。

藍彩霞再次攻上,然而這次,藍彩霞后退之時,對方也貼著近身追了過來。

“冷月劍訣!殘月式!”正在后退中的藍彩霞身體突然扭成了月牙形。只見藍彩霞那身形的月牙繞圓心一轉,手中的劍便刺向對方的左肋,男子陌殘陽心頭一緊,不得不停止追擊以擋住這一劍。

“冷月劍法!影月式!”在刀劍正要相碰之時,藍彩霞和她的劍卻漸漸模糊,然后消失;與此同時陌殘陽右側,一把劍從空中刺出,接著是藍彩霞的身影。陌殘陽大駭,雙腿一蹬,急撤飛退。

“冷月劍法!逐月式!”只見藍彩霞劍指陌殘陽,整個身體與地面平行并快速朝著陌殘陽飄飛而去。眼看藍彩霞劍尖與自己胸口只有一指之距,陌殘陽凌空一個后空翻,身體撲向地面,閃過藍彩霞的追擊。

“哇!”臺下一群人發出感嘆“竟然將冷月劍法運用得如此熟練!”

第六北冥洞府

自上次內院排名賽以后,藍黛月跟藍彩霞的名聲在內門弟子中響亮了許多。雖然藍彩霞僅僅是第十四名,但冷月派已經打算將她當做重點培養對象。至于藍黛月,于她xìng格至善,不愿傷人,甚至在戰斗中都不會攻擊,就連劍法之中的殺招都被她練成了防御和閃避的招式,這讓各個師門長老也感到又愛又恨、(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周皇族 https://tw.9ibook.com/baidu/14015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