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傳記風云】之萬年一夢--我名落星辰 回到首頁

【傳記風云】之萬年一夢--我名落星辰
大周皇族【傳記風云】之萬年一夢--我名落星辰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征繳大軍的駐地,快速向乾坤圖飛去,想要在其中修煉新領悟到的。

“是落星辰,”“天沖6品了居然”“和帝一那個人打個平手……落大人真的……”兒邊不時的有羨慕聲傳來。

內心卻是一片苦笑,沒有族人,我再強大又能怎樣?何以家?

進去乾坤圖中后,原因帝一的話跳動不安的心慢慢的恢復平靜。帝一說他聽宗派長老過,上古時期,箭道這一派父親如果說他排第二,沒有人會敢說他第一,所以那個長老說的一定是我們落家。

然而,那個長老又是怎么死的呢?劍宗的人可不好惹,冥宗就是滅在劍宗手里。有什么人敢去殺劍宗長老?連劍宗長老都隕落了,上古,到底發生了什么。

父親,母親,落兒是多么想念你們。3年來,1000多個rìrì夜夜我多么希望我早上起來希望這只是一個夢,落兒只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醒了,一切都過去了。可是父親跟我說過,我要一個人背負著落家復興的責任,在沒有長輩的庇護下前行,我是落星辰,千年來落家最強天賦者。

族人們,等著我。達到天沖6品,玄冥神箭我可以往下修煉了,突然……

“吾……乃落家先祖落眴.于吾大限將至之際創玄冥訣,”一段生澀的語言從腦里響起“可惜,非星辰之體不可修煉”……

“此訣yù練需天沖6品,星辰之體,萬年陽壽者方可修煉。如一點不足則練后功力反噬”“此訣意在箭意,可越級殺人。可惜條件太苛刻,留于有緣人”我如遭雷劈一般,萬年陽壽,我誕生于上古。星辰之體,母親懷我時...夜夜吸收星之jīng華。

玄冥箭訣不過是他的一個幌子阿那只重箭技,真正的玄冥訣,是以箭意傷人阿。

我專心修煉,在乾坤圖中記不清修煉了多久,只是把功勛點全部用完了。我決定出去磨練一番,畢竟只有真正的生于死之間的戰斗我才能夠突破。

就在我剛一出乾坤圖的時候,“大人大人。”我的衛兵立馬沖了過來。

“什么事如此慌張?”

“北方有弓出世,直奔征繳大營而來,立于的宮殿之中已有3天了”……不帶他說完,我已經消失在原地。我知道,我命中的那把弓來了,人皇不會料到,他給我的弓被取締了,我的命運自己掌控,這一刻,我尋找落族的希望再次加大一分。弓名隕星,意隕星

父親說的沒錯,每個人都有命里屬于他的弓。我命里的弓就是隕星。我用隕星可以釋放出我的箭意,那箭意可以自己化形態以物理形式傷人,防不勝防。

轉眼間又過去幾年,這幾年神州動蕩,群龍噬虎的格局已經形成。邊荒蠢蠢yù動,百姓民不聊生。我替人皇殺宗教之人,然后兌換功勛回來修煉。玄冥訣已練成,因玄冥訣只重箭意,所以接下來的就是超越先祖除了天龍之力,我已經不次于當年的父親,忘了說,我打破了命星,于我是星辰之體,打破之時并無人發現,而且每一箭都帶有星辰之吸力,常人根動不了只能受死。現在我的每一箭都有毀天滅地的力量。值得一的是自從打破命星之后到了夜里我都可以吸收天上星星的力量。粹煉我的身體然而我認最重要的事情是——我戀愛了

記得那是一次普通的任務,要斬殺一個天沖7品的邪道中人。了保護自己不被人皇利用,我把自己的天龍力用玄冥訣壓縮在了隕星里,壓縮完之后我緊接著就出發了。

到達那個宗派的時候,整個宗們已經亂做一團糟,朝廷明明只派了我們御龍直的人來了,難不成是孔衛的那位“大人”出來了?我趕緊率著御龍直的人進入宗派大門。我想我我永遠的忘不了那一刻。

一身紫sè長袍,修長的腿,星辰般的眼眸。從她的眸子里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倒影。她正在和我要斬殺的那人戰斗,她應該是天象修,處于下風,若不是那人貪圖她的美sè她應該早就亡命于那人的刀下。我連忙動起神念,顧不上拿隕星直接用箭意將那人生生鎮死。

她告訴我她叫蘇若晨,她們蘇家原是附近一個城里的武學世家,而她被稱是她們蘇家百年來的天才,19歲就達到天象。這個邪教中人,貪圖她的美sè要娶她妻,她不從,邪道就將她全家殺光。只有她一個人逃了出來,她也不想狗活,想要找邪教拼命。我問她拿什么拼,她說信念。我覺得我們是多么的相似,這么多年來我也是憑著信念才存活下來。其實,相似是假,普天之下苦命人那么多,愛上她才是真。

那段時光我想是我最快樂的rì子。這么多年來,我緊蹦著的心跟著她在一起也跟著舒緩下來。還記得第一次牽手,我故作大膽,其實內心早已不平靜,我拉著她在上京城中漫步,路過冠軍侯府的時候方云正好回京,可我覺得那不是他人,身形有些虛幻,換作以前我肯定看不出來,可是自從我玄冥訣圓滿之后我對氣息的把握一項很準。

“侯爺”“侯爺”周圍的人恭維著他,他意味深長的忘了我一眼,進去了。后來若晨問我那個人是誰,怎么那么威風。我說那是現在赤手可sè的冠軍侯,已經打破命星,大周的青年心中的驕傲。說著的時候也許是心中勾起了對落家的想念流露出傷感,若晨以是我怎么了趕緊安慰我“他沒你帥呢”。

我大笑,她羞澀的紅了臉,閉上了眼睛,我趁機親了過去…………

那一瞬間,天仿佛破除了自六部被毀以來上空的yīn霾,變得晴朗。我覺得只要能夠這么下去,我甘愿放棄追逐力量的**,和她隱居山中,管他什么九州共主,管什么群龍噬虎,我有要保護的人。就這么下去吧……

可我忘了,落家的復興還在我身上狠狠的壓著我,壓的我喘不過氣……

“大人”,親衛跪在我的面前“不好了,屬下無能,若晨小姐被人抓走了。”

“什么?”

“就在剛剛,他們要你去林原之上”

“你們留在這里不要動。”

林原,那不就是我萬年后蘇醒的那個地方么。事情恐怕不止這么簡單,我把封印在隕星中的天龍力全部收回。接著飛速飛往林原。

一座巨大的府帝坐落在林原之上,我的心臟開始瘋狂的亂跳,原因只有一個,落家府。我一直苦苦找尋的,最終自己找到了我。推開大門,塵封已久的記憶在腦海中想起。7歲時達到氣場級,我興奮的拉著母親在這個院子里大叫……10歲我和表哥表弟們一起接受族內大長老的族規。……

一幕又一幕在心頭會議,落族……好久不見。

“落家大少爺,你可真讓我們好找阿。”

“整個落家就剩你這個余孽和他狗活阿就”一群邪道中人走出來,居然算是命魂境,他們壓著兩個人,若晨,那個是……二叔!。

我心頭一緊,居然是二叔,“二叔,族人呢,”記憶中的二叔英姿偉安,什么時候卻變成這附老頭模樣。形容枯篙,二叔似乎想要對我說什么,領頭的黑衣男子啪的給了二叔一個嘴巴。

“老畜生,還做癡心妄想”我心頭怒火中燒。那領頭人似乎感覺到我的怒意,吩咐兩個人,“去把內個小畜生給我抓過來,在大周軍營里我還不敢動他,了就別想回去了”

我解開全部封印,玄冥破天,直接將兩人shè殺。那黑衣人眼神里出現一絲慌亂,他一把退后抓住若晨,一把抓住二叔“你把弓放下,否則我殺了他們”。

我停住了,他以我怕了,可他怎么知道我是在遲疑救那個,我只有救一個人的能力。若晨看出了我的猶豫不絕,她突然把脖子抹向利刃,黑衣人不曾料到會出現這種結果。

我趁機………………

后來……若晨死了,二叔被我救了出來,可第二天也死了。

在二叔死之前二叔告訴我“落兒,叔父能看見你這樣已經很欣慰了。相信你父親在天上看到落兒已經有如此成就也會很欣慰。”

“落家,被滅門了阿……”

“你父親得到一件寶物,混沌老祖起了貪念,你父親倉促之下被殺”,“落家所鎮壓的邪道紛紛反水……

最終…………

全都不過是萬年一夢罷了!落族滅族了,父親隕落了,曾經朝夕相處的族人全部消亡了……

萬古一夢,忘了罷……

只是我又怎么能忘記那個女子,曾和我漫步于上京城中,若晨臨死前對我說:“星辰,我...我不后悔...星辰不要忘了一個叫蘇若晨的女子愛過你……”

恍然發現,浮生若夢。忘卻算不算太久

忽然明白,此生無痕。痛苦只能算是永恒夢醒了,我叫落星辰,來自上古。

---------------------------------末rì初曉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大周皇族 https://tw.9ibook.com/baidu/14015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