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37章 受氣包棒梗 回歸日常 回到首頁

第237章 受氣包棒梗 回歸日常
四合院不甘心的許大茂第237章 受氣包棒梗 回歸日常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天還黑著呢,許大茂就翻墻回到了四合院。

這就是在梁拉娣家美中不足的地方,需要觀賞凌晨的風景。

不過對于能和騎士過招而言這些都不是事。

昨晚為了這場比試準備了好幾個月的梁拉娣,果然沒用有讓許大茂失望。

每招每式之間都帶著淡淡的殺氣,招招用老一點迂回的空間都不存在,當然還有一種必勝的信念在支撐著她。

前進、前進哪怕是倒在前進的道路上,也要給對方一定的打擊。

結果當然是如她所愿,最終倒在了沖鋒的路上。

只有那不甘的眼神和顫抖的身體才能證明她原先的努力。

是多么的~白瞎……。

在空間把自己洗干凈以后,床上一趟美美的睡上一覺。

時間已經臨近中午了,起床洗臉刷牙從空間弄點吃的,完美的一天它就開始了。

今天許大茂晚上打算把院里的事結一下,在和老婆去父母那里一趟,最后把老婆接回來。

過上兩天私密一點的生活,就要準備上班了。

所以他吃完東西以后,就搬了把椅子坐門口看書。

順道通知賈張氏讓她把檢討書準備好,晚上自己要聽。

自己做事這么也要有首有尾吧,要不然別人還以為自己雷聲大雨點小呢。

許大茂端著茶缸子拿著書,往門口那么一坐。

慢慢的看著書喝著茶,等這賈張氏的出來。

結果半天也沒等到,反而院里的小孩給他煩的不行。

因為假期的原因,大部分孩子都在家瘋玩呢。

包括賈飛的兒子棒梗,臉上也不知道被誰打的紅一塊紫一塊的,但是人家玩的還挺開心。

到是院里的大媽大嬸過來打招呼的不少。

得知許大茂今天晚上要聽賈張氏讀檢討書。

一個個的都是兩眼放光,沒人嫌棄瓜多。

雖然這幾天大部分都是賈家的瓜,但是再額外來一份大家還是很樂意的。

只有三大媽過來說閻解成的時候,許大茂才放棄等待。

三大媽說今天一早就有個婦女把賈張氏叫出去了。

聽她們的對話好像是去村里看那家姑娘。

雖然不知道那個村,但賈張氏就算回來估計也不會太早。

隨后三大媽的問題,許大茂還是照著昨天的講。

好長時間沒上班了,廠里的情況自己也不了解。

所以閻解成的問題,只能等自己上班以后在說。

不過許大茂還是再次提醒三大媽,要好好找解成了解下情況,畢竟這樣才能少走彎路嗎。

昨天晚上一向很少打孩子的閻阜貴,從一大爺家回去以后,倆人都感覺許大茂說的有理。

最后按著閻解成打了半天,可這孩子一口咬定,自己真的沒有記得得罪過什么人。

這下三大爺徹底抓瞎了,他也不知道該這么辦了。

送三大媽離開以后,許大茂打算出去轉轉,賈張氏沒在家自己還等個什么勁呀。

鎖好門推上自行車帶上水桶和釣竿,許大茂一路就來到海子邊。

釣不魚無所謂,主要是出來放松一下,這點很重要。

許大茂找個大樹地下,舒服一點的地方做好支架。

掛上小黑挖過來的蚯蚓,把竿往水里一拋齊活。

他自己拿著本書看,至于魚漂的動靜就交給小黑了。

老規矩抓打大放小,悠閑自在的生活就開始了。

一個下午的收獲還不錯,小魚全放放生了,只有大魚三四條。

當許大茂拎著水桶回到四合院的時候,正趕上大家下班。

許大茂一進門就把三大爺羨慕的不行。

“大茂你這技術可以呀,全都是大魚呀。”

“小的全讓我給放了,不好做也不好吃。”

三大爺……。

結果到家以后才想起來,老婆和雨水都沒在家。

今晚的魚沒有人做這是個難題,幸好是用水桶裝的魚還活著。

這年頭家家都不缺水缸,放水缸里養著吧。

秦淮如現在可不能給她做,要不然賈張氏那條瘋狗,還指不定狂吠成什么樣子呢。

許大茂把魚倒在自家旁邊的水缸里面,然后就回家了。

偷~小黑在家呢,讓他們來偷一個看看,天命之子都不行。

許大茂從商店買了點東西,配著從長安帶回來的風干羊肉,一頓飯吃的蠻爽。

秦淮如是個聰明人,這種情況下她也沒有過來。

許大茂估計著時間,大家都的晚飯都吃完的時候,出門找上了一大爺。

這位也非常高興,今晚許大茂終于在家了。

這幾月以來他可是比任何人都希望許大茂回來。

聽說許大茂要上次全院大會,賈張氏答應的檢討書。

一大爺二話沒說,直接去賈家找賈張氏去了。

沒過多久一大爺就回來了,賈張氏那邊她也不識字。

所以檢討書是沒有的,并且她也沒打算承認。

不過在一大爺的質問下,賈張氏這才同意一會在全院大會上,當面給許大茂道歉。

這都無所謂,只要能讓賈張氏難堪許大茂目的就達到了。

對當場對一大爺的仗義表示感謝,然后許大茂就回家等著大爺們敲鑼了。

許大茂剛走一大爺就動了,跟前院后院兩位大爺通氣后。

大院的鑼聲就響起來了,得到消息的在就準備好了,沒有得到消息的也急急忙忙的出來吃瓜。

大家都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只有賈張氏除外,賈飛更是連門都沒出。

等大家坐好一會,一大爺首先就賈張氏上次污蔑許大茂的事重復了一遍。

一大爺:“賈張氏,既然你不識字,檢討書就不必寫了,抓緊來前面誠懇的道歉,承認自己的錯誤。”

賈張氏一臉不不情愿的站了起來說:“都是我胡說八道,我不該污蔑許大茂,對不起是我錯了。”

等賈張氏說玩完。

許大茂:“張大媽以后呢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咱們兩家從今往后還是不要來往了,我怕那一天在被人扣帽子。”

“以后但凡是涉及到你張大媽的一概不要找我,因為我不想幫助一只白眼狼。”

“往后請不要無緣無故的連累別人,還有我借給你們家的錢,請在限期內還給我。”

“最后就是勸你善良,看看你們家現在的樣子,你呀多積點德吧。”

許大茂說完以后便坐下了,幾位大爺各自簡單的交代幾句,然后就是散場了。

賈張氏看著往回走的許大茂恨的是牙根癢癢。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不站在她這一方,包括她兒子賈飛。

所以她只能把這份恨意偷偷的藏到心里面。

返回家以后許大茂給自己泡上茶,拿起書慢慢的看了起來。

沒用讓許大茂等太久,一大爺就過來了。

老規矩幫他扎完針以后,一大爺就急匆匆的回家去了。

許大茂繼續看他的書喝他的茶,心里盤算著明天的事情。

賈家賈張氏依然在謾罵著許大茂,各種難聽的話從她嘴里好像不要錢一樣噴了出來。

賈飛:“夠了,不要在我面前罵罵咧咧的,你數數你回來以后搞出多少事來?”

“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莫名其妙搞出來的,讓棒梗去偷東西是不是你?”

“逼迫秦淮如上交工資用來自己買藥是不是你?”

“無緣無故的污蔑許大茂和秦淮如是不是你?”

“媳婦沒了、女兒也沒了,房子沒錢的話也就沒了。”

“我到現在也想不明白,你到底要干什么?”

“一口氣把這個家徹底攪碎你才能滿意嗎?”

賈張氏:“這些又不能完全怪我,都是他們不給我面子。”

賈飛氣的呵呵直笑:“你以為你是誰呀?別人憑什么給你面子?”

“許主任叫你幾聲張大媽,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嗎?”

“那要是統帥這樣叫你一聲,你是不是都要替國家修改政策了?”

“從今天起你就在家安安生生的待著,別在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

“要不然就別怪我帶著你一起回家賺公分了。”

賈張氏:“那不行,我這兩天還要跟李媒婆去幫你看老婆呢。”

“今天看了一個長的不怎么樣,開口竟然要30斤糧票。”

“我當然不同意了,過幾天李媒婆還要帶我去看其他人呢。”

賈飛:“30斤糧票!咱們家一個月的份額才多少你知道嗎?”

“你別出去找她了,家里要存錢贖房子,找老婆的事以后在說。”

賈張氏明面上是答應了,但是內心怎么想別人就不知道了。

許大茂晚上有又特意去了一趟秦淮如那里,稍事休息以后。

給她留下了足夠的營養錢和票,并囑咐一定要吃好的。

第二天一早賈飛已經感受到昨晚開會后的變化了。

一種淡淡的疏離在他們家和大院人之間產生。

特別是劉豐他們家,現在見到賈飛還點點頭。

但是見到賈張氏以后,直接就把頭轉過去了。

棒梗這個孩子更慘,整個院子找不到一個孩子愿意和他玩。

不甘寂寞的棒梗只能前去更遠的地方找同學玩。

這些都跟許大茂沒用關系,他一早就來到婁家。

接上婁曉娥帶著禮物,往父母家去了。

中午陪爸媽吃完飯,長安的事情被迫又講了一遍。

下午父母上班的時候他們一起出的門。

帶著婁曉娥返回婁家以后,婁媽大包(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四合院不甘心的許大茂 https://tw.9ibook.com/baidu/23567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