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1章 賈張氏作死 賈飛和傻柱同居 回到首頁

第241章 賈張氏作死 賈飛和傻柱同居
四合院不甘心的許大茂第241章 賈張氏作死 賈飛和傻柱同居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后半夜許大茂成功的把自己餓醒了,輕輕的推開了身邊秦淮如。

昨天晚上自己睡的迷迷瞪瞪,感覺有人鉆到自己的被窩里面。

睜眼一看原來是秦淮如,但是許大茂困的不行也懶得動彈。

原本兩個人就這樣睡覺也挺好,可是后來秦淮如不但不睡覺反而吹響了管弦樂。

這大半夜的~算了,只要她樂意那就隨她去吧。

既然自己現在困的不想動,那就配合的調整好姿勢,這點許大茂絕對做的非常好。

可是原本的音樂課上的挺好,大家都挺高興的。

你突然改成勾股定理這個畫風就有點突然了,難道音樂老師不要面子嗎?

原本許大茂想勾股定理就勾股定理吧。

反正現在勾股定理有很多中證明方法,想研究那就隨她去吧,這么多也能夠她學習的了。

這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大茂感覺這個娘們肯定是瘋了。

單純的研究勾股定理,竟然已經滿足不了她了。

竟然突發奇想的想要…………,這個就有點過份了。

許大茂也不敢犯困了,只好親自出動很是認真的賣了把力氣,今晚這事才算應付過去。

許大茂在外面客廳給自己買了點吃的,才安慰住餓的咕咕直叫的肚子。

看看時間在看看床上的秦淮如,反正還有段時間。

那就讓她在睡一會吧,許大茂平時都是去那個房間。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讓她保證足夠的睡眠。

當然小當的原因除外,這點事對于一個成熟的母親在睡夢中就能安排好。

因為就在剛才他親眼看到,秦淮如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就把哭鬧的小當妥妥當當的安排好以后就繼續睡去。

許大茂現在是睡飽了也吃飽了,也不去打攪秦淮如睡覺。

自己在客廳泡上茶,拿出書慢慢的看了起來。

留意著時間讓她換房間就可以了,專注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除了中間打開房門讓秦淮如轉移場地以外。

許大茂就這樣一直看到上班的時候才收起書來。

打掃完自己的衛生,推著自行車出門上班去了。

對于這種換個地方讀書的事,許大茂沒有什么意見。

途中就當換換腦子,讓眼睛休息一下也挺好。

許大茂今天的辦公室是慶嫂打掃的衛生。

看起來大手大腳的她,衛生打掃的挺仔細。

阿姨沒在只好自己動手泡茶,端著茶缸子回到桌子前開始看書。

許大茂過著悠閑自在的日子,賈張氏現在一點都不好了。

上次她被打以后,賈飛說什么也不往外拿錢了。

撬開匣子她到是想過,但是沒敢動手。

沒有錢的話李媒婆是不會幫忙說媒的。

那么錢怎么來就成了一個問題,這個時候賈張氏就把主意打到許大茂的頭上了。

上次那個開小轎車的送給許大茂一個木箱子。

不用說里面肯定是好東西,自己要是能拿出來的話,應該可以換到不少錢。

院里什么時候沒人,賈張氏在清楚不過了。

賈張氏看到時機成熟后,讓棒梗在二道門那里望風,并答應一會給棒梗2毛錢買東西吃。

棒梗到位以后賈張氏出手了,只見她拿著根鐵絲。

在許大茂的門鎖里來回晃悠,也有可能是老天讓她成事。

沒有過去多長時間,竟然還真讓她把門打開了。

賈張氏驚喜的邁進許大茂的房間,棒梗則是一臉崇拜的在二道門看著他奶奶。

賈張氏在房間里亂翻一通,除了有兩個罐頭、臘肉、奶糖等吃的以外,其它的竟然什么都沒找到。

氣不過的賈張氏把許大茂家里的肉、面、油、糖和罐頭等等能帶走換錢的全部帶走。

也不知道她哪來的那么的大力氣,來來回回搬了兩三趟。

臨走的時候連門都沒有鎖,就這么幫許大茂敞開著門。

棒梗一看奶奶得手回去了,馬上就往家跑去。

一進門就看到奶奶在往桌子上放東西。

棒梗眼睛都直了,這里不但有罐頭、奶糖而且還有肉。

可是當棒梗提出要吃的時候被賈張氏拒絕了。

“棒梗呀,這些不能吃的,萬一我們吃掉被你爸知道的話,你少不了挨一頓揍。”

“我們把它們拿去換成錢,這樣的話你爸就不會知道了。”

“到時候我們拿著錢,上街上買好吃的去。”

棒梗雖然很想吃,但是他爸爸賈飛的威懾力還是很強大的。

當天這對祖孫倆就和老鼠似的一趟趟往外捯飭著東西。

賈張氏最后換到手里的錢,嘴都快笑歪了。

20多塊錢呀!這錢差不多可以給兒子娶倆媳婦了。

當下賈張氏大手一揮,帶著棒梗下飯店去了。

這一頓飯把賈張氏和棒梗吃的滿嘴是油、滾瓜肚圓的。

看看手里的錢還有很多,賈張氏給了棒梗五毛錢,讓他自己去買喜歡的東西。

自己偷偷的跑到醫院,一下子買了3塊錢的止痛藥。

然后把剩余的錢全部放到鞋底下面隱藏好。

感覺一切穩妥以后,這才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回到四合院。

一路上誰都看不上眼的樣子,不只是她棒梗也是同樣如此。

現在擁有五毛錢的他,在院里基本上就是孩子王。

一瞬間祖孫倆感覺空氣都是那么的美好,一切都變得不同起來。

要不是今天的時間太晚了,賈張氏都想馬上殺到李媒婆家。

拿錢往她臉上一甩,看她還不屁顛屁顛的幫自己兒子找老婆呀。

許大茂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家被盜了呢。

他正忙著接收報酬呢,都是前兩天過來看病的車間主任。

一直到下班的時候,許大茂剛走到大門口就被梁科長攔下來了。

“許主任,我那個街道辦的本家今天來廠里找我幫忙。”

“說看您什么時候有時間,咱們三個在聚一把。”

許大茂:“我都可以的,梁科長您安排時間吧。”

然后梁科長也問起,這個復查的問題。

許大茂又把人體理論的那一套,拿出來跟梁科長講了一遍。

隨帶幫他把了下脈,給出個藥方讓他先喝著,喝完以后在說。

這一耽誤廠里的人已經走的差不多了,就在許大茂要走的時候。

看見劉豐一路小跑的往這邊跑了過來。

劉豐:“許主任,您快回去吧,您家里遭賊了,到底丟東西沒有我們也不清楚。”

“但是您的房門完全開著,房間里面亂糟糟的。”

正在送許大茂的梁科長一聽這個,讓許大茂趕緊回去。

表示這是自己片內的事,更何況被偷的是許主任家。

自己一會從保衛科叫上幾個人,馬上就到。

許大茂騎著自行車帶著劉豐,一路趕回了四合院。

院子里面已經亂哄哄的了,大家看到許大茂回來了。

趕緊讓路讓他先回家看看,到底是不是遭賊了。

平常家里被棒梗摸走點小蔥、韭菜、土豆、黃瓜什么的。

大家雖然有所防備,但是還真沒辦法計較。

許大茂家的情況就不一樣了,這明顯就是把門給撬開了。

所以損失肯定不是三瓜倆棗的事,關鍵是鎖門都不行的話。

那以后這個院子還能住人嗎?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家里就一直有人吧。

許大茂回到自己的房間,隨便查看了一下。

發現自己家的所有吃的全都沒了,其它的東西小偷也偷不到。

重要的全在空間里放著,唯一一個大件電風扇也在雨水房間里。

回憶一下自己家東西的數量,許大茂那出筆和紙寫了下來。

然后交給幾位在門口等待的大爺們。

許大茂:“家里沒用放錢和票之類的東西,我只是記了個大概,真實丟的只能更多。”

“而且我估計是家賊,外人不可能偷走這么多東西,院里的人還沒有反應。”

“但是如何處理就麻煩幾位大爺多費心了。”

三位大爺接過許大茂寫的單子一看,好家伙這些東西加一塊,起碼也要30塊錢吧。

許大茂說的沒錯,這么多的瑣碎東西,外人不可能在不驚動院里人的情況下就弄走。

三位大爺在一旁合計著這么弄,許大茂早就通過情緒感知鎖定了犯罪嫌疑人。

賈張氏和棒梗兩個人,賈張氏在外面看熱鬧,可能怕棒梗露餡所以被她關在屋里面。

許大茂心想自己正在為秦淮如將來生孩子時候的房子發愁呢。

這個賈張氏就把機會送到了自己手上,這次不把她們趕出去,那也太對不起她們如此的作妖了。

三位大爺還沒商量好呢,梁科長就帶著一群保衛科的成員趕過來了。

梁科長來到許大茂和身邊把情況了解以后。

大聲說到:“許主任,這件事就交給我們保衛科辦理吧。”

“這事絕對是家賊,一會我們把今天在家的全部帶走。”

“挨個審問,保證明天早起就能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復。”

梁科長這一詐唬,院里的眾人可就炸窩了。

看什么玩笑,在家的全部帶走審問,這不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嗎?

在說你這么有本事,那你把老太太帶走給我們看看。

總之下面說什么的都有,吵成一片聲了。

這時候老太太拿拐棍使勁敲了敲地面,等大家都安靜下來以后。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四合院不甘心的許大茂 https://tw.9ibook.com/baidu/23567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