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2章 沐春花現身 阿姨下魚餌 回到首頁

第242章 沐春花現身 阿姨下魚餌
四合院不甘心的許大茂第242章 沐春花現身 阿姨下魚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賈飛回到家讓賈張氏按手印,賈張氏雖然不知道為什么。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只能相信兒子。

等賈張氏按上手印以后,賈飛拿著協議趕回到老太太家。

當場在坐的人全部簽字、按手印賈飛和許大茂每人一份,最后一份交由一大爺保管。

賈飛也答應送走賈張氏以后,馬上抽出時間搬家。

一大爺則是去通知傻柱,讓他和賈飛同居的事情。

所以我們的傻柱就有了第一個同居對象,眉清目秀的賈飛。

許大茂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這下算是徹底穩妥了。

回到房間以后,許大茂端著茶缸慢慢的喝著茶。

被賈張氏搞亂的房間,早就被秦淮如收拾干凈了。

許大茂現在感覺非常的恰意,正在考慮自己今天晚上要不要出去一趟的時候。

秦淮如過來了,許大茂看著有點歉意的她,不由的笑了。

許大茂:“他們現在和你有關系嗎?沒有關系的話你現在的這個表情是怎么回事呀?”

“你現在既然是我的女人,那就不要這個樣子,這樣的心情對我們的孩子不好。”

秦淮如這才臉色好轉,時間不對的只是幫他續上一杯茶后,笑著離開了許大茂的房間。

現在失望的恐怕是整個院子的住戶吧,原本好好的瓜飛了。

雖然大家都知道結果了,但是那有當面吃的爽呀!

許大茂此刻在想賈張氏的事情,真是瘋了偷到自己頭上了。

今天只是開始,下面賈張氏如果還有機會回來的話,自己一定幫她準備一份永生難忘的記憶。

至于棒梗那個小兔崽子,今天一定有他的份,要不然他當時的情緒不會是那個樣子。

要不要找個機會直接給他發放到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呢?

今天晚上許大茂過來的比較晚,因為賈家到現在都沒有休息。

還在不斷的傳來一些零星的爭吵聲和哭泣聲。

當許大茂和秦淮如說過幾天她就可以搬回到原本的房間時。

這娘們又瘋了,嚇得許大茂趕緊招架,好半天終于安撫住了。

許大茂不由感嘆這個娘們越來越虎了,瘋起來什么都不顧。

許大茂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這個時間還能睡一會。

林翠卿現在也是剛剛睡下,今天她打算去召回自己的丫鬟寶鳳。

結果以外的遇到了沐春花,這個以前算是自己半個敵對的女人。

得知她并沒有和嚴震升復婚,而是選擇了過現代女青年的生活。

但是還和嚴震升住在同一個院子里,還時不時的互相幫忙。

林翠卿忍了好幾次,才讓自己放下那顆嘲諷她的心。

不過聽她講寶鳳現在好像和嚴震升處的挺好,隱約間好像有抬房的意思。

這樣的情況在去找寶鳳,恐怕就不能太如意了。

這個時候沐春花特意提出參觀一下林翠卿現在的住所。

順便倆人好久沒見了大家好好說會話,現在寶鳳的事暫時有了懸念,而且林翠卿今天正好請了假反正沒事。

隨后兩個人路上買了點吃的,來到林翠卿新家這里小聚。

瓜果菜品擺好,茶也泡上以后,倆人就分開各自的事以后開始閑聊。

可是多年養成的習慣不是太容易改的。

才能剛上桌沒多久呢,兩個人就開始互相嘲諷起來。

畢竟現在也沒什么關系了,所以這次比以往來的更猛烈一些。

沐春花:“姐姐這家里也沒有男人的東西呀?你這個孩子是怎么來的呢?”

林翠卿嘲諷道:“既然已經和人家離婚了,為什么還要住在那邊呢?”

“是離不開男人呢?還是離不開嚴震升呢?”

沐春花的反擊就是:“你這叫能離開男人?你這才離婚多久呀?沒想到已經懷上了。”

“也是你現在就算回去,人家還不一定要你呢?”

林翠卿:“是呀,我懷上了但是我自己能養,不像某些人干了見不得人的事,還把野種也帶回來了。”

沐春花:“你……,你現在還不是饞男人了,也不知道懷的誰的種。”

林翠卿這次罕見的沒有拌嘴,反而問她:“我雖然懷孕了,但是你看我現在比你顯得還年輕,你知道為什么嗎?”

沐春花一開始就注意到了,沒有那個女人不想自己,變得更年輕更水嫩。

要不然沐春花也不會主動說來她這里認認門,順便小聚一下。

誰知道到了以后還沒等開始問呢,兩個人就習慣性杠上了。

沐春花:“姐姐~我正想問你呢?你到底是怎么保養的,方法能告訴我嗎?”

林翠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繼續吃菜并沒用理她。

這下沐春花不淡定了,姐姐~姐姐的一直叫。

但是林翠卿就是不說,沐春花也是豁出去了。

接下來不但把家務活全包了,還說打算留下來照顧姐姐兩天。

看著里外忙碌的沐春花,林翠卿心里忽然一動。

臉上漏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這樣也不錯呀。

反正他們都已經離婚了,沒有什么道德上的壓力。

成不了什么都不說,可她萬一要是成了呢。

這勉強也能算報復嚴震升一小波吧,只是要便宜那個小牲口了。

所以當天晚上沐春花留宿林翠卿家里的時候,各種殷勤和贊美的語言一直不斷。

在沐春花纏著林翠卿好久以后,皇天不負有心人吧。

她聽到了林翠卿從側面講述了,有關鼻涕蟲和蟒蛇的故事。

所謂響鼓不用重錘,這個該懂得她自然就懂了。

這一夜沐春花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一方面是青春水嫩的外表的誘惑,另一方面是長久以來的道德觀。

但回頭一想自己現在已經離婚了,也不算什么正經女人。

當初和姓吳的不也有過那啥嗎,還幫人家生了個兒子,現在算來自己都有過兩男人了。

關鍵是自己上哪找蟒蛇去呀?這玩意表面上又看不出來。

林翠卿看著她的樣子,內心就感到非常的好笑。

不過看著自己往日的半個敵人,現在努力裝著睡覺的樣子,這感覺還真不錯。

魚餌已經扔下去了,至于魚兒咬不咬鉤就不管自己事了,這要看魚兒自己本身的想法呀。

許大茂第二天一早就往廠里去了,他還要在街上吃飯呢。

但是吃飯的時候碰到出來買飯的阿姨,這也不奇怪畢竟兩人現在住的太近了。

還沒等許大茂問阿姨,產期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

阿姨就站在離他很近的地方,小聲的說了一句話或者是一個要求。

她偷偷的告訴許大茂說今天晚上無論早晚一定要去她家待一會。

這不是很正常嗎?但是她今天為什么說的有點神經兮兮的樣子。

許大茂也沒有多想,吃完早飯就往廠里去了。

今天的早飯錢已經被阿姨給算完賬了,這算自己又吃了一次阿姨的軟飯嗎?

許大茂在督查辦喝茶看書的時候,賈家已經開始倒騰起來了。

賈飛已經托一大爺幫忙請了兩天假。

另外他現在已經租好馬車了,正在往車上盡可能的多裝東西。

因為再過兩天就要和傻柱一個房間了,許多東西都放不下的。

棒梗的學校還沒到開學的時候,不過也拜托給三大爺幫忙辦個休學,萬一孩子死活要回來呢。

老媽就別想回來了,那時候已經沒有她的地方住了。

但是棒梗要是表現好的話,不是不能讓他回來繼續上學。

棒梗還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幫忙往車上拿著一些小東西。

小短腿來回跑的挺歡快,他可能正在為能坐馬車而高興呢。

只有賈張氏哭喪個臉,就好像誰欠了她一大筆巨款不還一樣。

這已經是她第二次要被送走了,再一次回到那個沒有水電,沒沒有好東西吃的鄉下了。

他們家裝車的時候,全院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幫忙的。

這自然惹得賈張氏開始嘀咕個不停,后來被賈飛聽到以后,狠狠的看了她一眼這才閉嘴的。

忙活了半天他們租的這輛馬車,實在是沒有地方裝了。

這才在車夫有點后悔接這趟生意的眼神中停了下來。

但是由于馬車裝的太滿,所以賈張氏和賈飛必須步行跟著,只有棒梗能湊合著坐上去。

就這樣一家三口跟著馬車走了,距離四九城也越來越遠。

賈張氏估計她這次是在也回不來了,在路上那可是邊走邊哭。

時不時的回頭看一眼這座越來越遠的城市。

賈飛看到他媽這個樣子,雖然有點于心不忍,但還是硬下心腸把事情告訴了賈張氏。

賈飛:“媽你也不用難過,現在走騎士剛剛好的。”

“在晚兩天走的話更難堪,因為我們家的房子。”

“作為平復院里大家怒火的條件,在錢沒用還完的時候。”

“暫時不歸我們家住了,你當然也就沒有地方住了,那個時候在走不是更加的丟人嗎?”

賈張氏一聽這個就炸了,“我們家的房子,憑什么不讓我們住呀。”

賈飛:“就憑你沒有還清別人的錢,還偏偏做出恩將仇報、偷雞摸狗的事。”

“所以我每個月不會給你們捎太多的錢回去,以后省著點過日子。”

“錢還完以后房子還是我們家的,這只不過是院里大爺們,不想你在院里住下去的一個(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四合院不甘心的許大茂 https://tw.9ibook.com/baidu/235673/index.html